周家浩与何鹏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 Jul 4, 2020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京0105民初29462号


原告:周家浩,男,1979年8月29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蔡甸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家儒,北京盛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鹏,男,1981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国强,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北京易游天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营业场所北京市海淀区天秀路10号中国农大国际创业园2号楼2层2099。


执行事务合伙人:何鹏。


委托诉讼代理人:凌曦,女,1986年8月24日出生,汉族,北京易游天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国强,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周家浩与被告何鹏、第三人北京易游天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易游企业)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家浩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家儒,被告何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国强,第三人易游企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凌曦、于国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周家浩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何鹏履行《出资转让协议书》约定义务,在合理期限内至相关企业登记机关将其持有的第三人易游企业31 950元出资额变更登记至周家浩名下,并将周家浩变更登记为易游企业的有限合伙人,易游企业予以协助;2、诉讼费用由何鹏承担。事实与理由:2015年5月11日,周家浩入职xxxx(北京)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担任技术总监(CTO)。何鹏系xx公司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并担任xx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易游企业的普通合伙人。何鹏同意将周家浩纳入xx公司员工股权激励范围,通过授予易游企业的合伙企业份额的方式,实现周家浩间接持有xx公司股权的目的。2015年6月12日,双方在北京市海淀区签订了《协议书》,按照该约定,周家浩自2015年5月11日入职,2017年6月22日离职,在xx公司服务年限超过两年,结合《协议书》第四条违约责任中关于服务年限的相关约定,周家浩应获股权授予的比例为协议约定总额的三分之一,且周家浩无需支付转让对价。为了具体落实股权激励,2016年11月11日,双方签署了《出资转让协议书》该协议约定,何鹏将其持有的易游企业的2.25万元出资额(占易游企业出资额的2.25%)转让给周家浩,转让完成后周家浩间接持有掌游天下526 350股(占xx公司总股本的0.5%),并于协议生效之日起30日内(即2016年12月11日之前)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转让完成后,何鹏将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和易游企业合伙协议的约定享有有限合伙人权益,承担有限合伙人义务。但截至本案起诉之日,何鹏仍未履行协议约定的工商变更登记义务。故周家浩诉至法院。


被告何鹏答辩称,不同意周家浩的诉讼请求。第一,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和《出资转让协议书》约定,周家浩并不具备其受让出资份额的资格,周家浩获得出资份额的条件为专职在xx公司或其全资子公司任职不少于4年,周家浩已于2017年5月15日从xx公司辞职,其不符合约定的授予出资份额的条件。第二,双方关于周家浩获得出资份额的约定系附条件的赠与协议,由于周家浩未完成协议约定的条件,因此何鹏没有义务转让诉争份额。第三,根据国家规定,接收股权激励的一方,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并由权益获得方作为纳税主体,何鹏未看到周家浩履行纳税义务的材料。第四,周家浩要求按照间接持有xx公司的份额调整本案出资份额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涉及的标的为易游企业的股权,而非xx公司的股权,相关协议约定的xx公司的股份只是彰显价值,不是转让标的,因此周家浩要求按照xx公司总股本0.5%调整本案诉讼标的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


第三人易游企业陈述称,易游企业没有义务协助办理出资转让事宜。《出资转让协议书》约定的出资份额转让实质是新合伙人的入伙,根据法律规定,新合伙人入伙应征得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签订合伙协议,但周家浩并未提交相关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12日,何鹏作为甲方与周家浩作为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甲方同意通过转让其持有的易游企业共计6.08%出资额的方式,使得乙方间接持有相当于xx公司15万元的出资额(占xx公司目前注册资本的1.5%)。双方同意,上述股权授予通过甲方向乙方转让其持有的易游企业出资额的方式进行,其中第一次授予应于乙方入职后满一年完成,其余的部分应当分别于乙方入职满两年、满三年之后授予,每次授予的出资额为总额的1/3,乙方无需实质支付转让价款。双方确认,乙方获得本协议第一条所规定的出资额的条件包括:乙方应专职在xx公司(或其现有及新设的控股子公司)全职任职,时间不少于4年。乙方违反本协议第二条第1款所规定的条件,在约定服务年限未满前辞职或由于其他原因而无法履行职责的,未授予部分不再授予;对于已经授予部分,甲方有权无偿收回乙方未履行完毕的服务年限所对应的授予股权,即每提前一年离职(服务未满一个完整年度视为提前一年离职),应当将所获得授予的股权的1/4返还给甲方。


2016年11月11日,何鹏作为转让方(甲方)与周家浩作为受让方(乙方)签订《出资转让协议》,约定:本协议下转让标的是指:甲方持有的易游天下2.25万元的出资额(占易游天下总出资额的2.25%,转让完成后乙方间接持有掌游天下526 350股,占掌游天下总股本的0.5%)。甲方保证对其持有的出资额享有完整的所有权及处分权,在符合本协议之条款和条件的前提下,将其持有易游天下的2.25万元出资额及基于该出资额附带的所有权利和权益,于本协议约定的出资转让完成日,不附带任何质押权、留置权和其他担保权益转让予乙方,同时甲方基于上述出资按照易游天下合伙协议而享有和承担的所有其他权利和义务,也于该日转移给乙方。甲方承诺,上述其持有的易游天下的出资依法可以转让。甲乙双方确认并同意,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30日内甲方应将其持有合伙企业的2.25万元的出资转让给乙方,并完成相关工商登记备案手续。上述工商登记手续完成日,即视为本协议项下出资转让完成日。甲乙双方确认并同意,本次出资转让完成日后,乙方共持有易游天下2.25万元的出资,乙方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和易游天下合伙协议的约定享有有限合伙人权益,承担有限合伙人义务。乙方确认,易游天下的原合伙人己如实告知其易游天下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乙方确认,易游天下的原合伙人已如实告知易游天下利润分配比例。


另查一,2015年5月11日至2017年6月22日期间,周家浩在xx公司任职。


另查二,易游企业合伙协议约定:何鹏为无限责任合伙人,另有4名有限责任合伙人。全体合伙人同意委派何鹏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之委派代表,其他合伙人不再执行合伙企业事务。新合伙人入伙时,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协议。订立书面协议时,原合伙人向新合伙人告知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有限合伙人入伙时,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并取得执行事务合伙人同意,订立书面协议。新入伙的有限合伙人对入伙前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


上述事实,有双方提交的《协议书》、《出资转让协议》、入职及离职证明、合伙协议和当事人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周家浩与何鹏签订的《协议书》、《出资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履行。本案中周家浩的诉讼请求实质系要求将其变更登记为易游企业的有限合伙人,根据《合伙企业法》规定,新合伙人入伙,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入伙协议。根据易游企业的合伙协议约定,新合伙人入伙时,经全体合伙人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协议。现周家浩未对易游企业就其作为新合伙人入伙达成一致意见进行举证,易游企业亦表示合伙企业未形成全体合伙人同意其入伙的意见,故周家浩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如周家浩认为何鹏存在违反双方协议约定的情形,可另行主张权利。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周家浩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99元,由原告周家浩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孙国荣

人 民 陪 审 员   余胜阳

人 民 陪 审 员   许济舟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