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来长租公寓案件不断被热炒,笔者从最近的案件发现光是诉讼成长大象的案件就有许多起。


原告:刘立渠,男,1979年7月31日出生,汉族,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员工,住北京市东城区。


被告:成长大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原告刘立渠与被告成长大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长大象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刘立渠到庭参加了诉讼,成长大象公司经本院公告送达出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立渠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1、解除我与成长大象公司签订的《北京市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2、成长大象公司支付我租金及违约金合计46 715元、门锁更换费300元、水电费315元、误工费4400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10月29日,我与成长大象公司签订《北京市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我将北京市朝阳区保利嘉园x号院x号楼x号房屋委托成长大象公司租赁。2019年3月起,成长大象公司未向我支付租金,经我多次催促,成长大象公司也未支付,违反了合同的约定。2019年7月27日,我向成长大象公司快递了解除合同通知书,但因无人签收被退回。



2016年10月29日,刘立渠与成长大象公司签订《北京市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委托代理期限为2016年10月20日至2021年1月2日;2018年12月4日至2019年12月18日,月租金6896元,2018年12月4日、2019年3月4日、6月4日、9月4日各支付20 688元。


庭审中,刘立渠称成长大象公司已支付租金至2019年2月28日,未支付3月之后的租金;成长大象公司先是称资金紧张,后又无法联系;其在2019年7月27日向成长大象公司邮寄了解除合同通知书,但被退回;其于2019年8月1日更换门锁,花费300元,提交了开锁专用登记表予以佐证;成长大象公司自2019年1月4日拖欠水费315元,其已支付,提交记录截频和微信截频予以佐证。刘立渠主张腾退和重新出租房屋,产生误工费,要求成长大象公司承担。刘立渠认可成长大象公司已支付其押金6500元。



一、确认原告刘立渠与被告成长大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29日签订的《北京市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于2020年1月6日解除;


二、被告成长大象(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刘立渠租金及违约金合计四万零一百二十五元;


最后法院判决合同解除,成长大象赔偿。